权音久-是魂吹啊

一个二逼cv,偶尔写文,不定期更新,关注点赞随缘
吃的cp很多,写的很少,除非点文,其余更新随缘
男神
阿杰729,小魂
cp
@花无谢家的皋月月
↑以上均为底线

就当是为了未来,踏进那地方的机会,我也要好好活着啊
毕竟,死了,就什么都没了
不会让朋友,梦想,别人的期待被所谓的“亲情”毁掉
亲情,在一切结束后,大概就没什么用了吧
父母老去,儿女长大成人
亲情其实最不重要了
所以,别为了他们,断了所有后路吧💔
——给每次升起自杀念头的自己

花无谢家的皋月月:

真的真的很感动。我之前说过我最不喜欢的是假装抑郁来骗安慰的人,在圈子里遇见了好多次了。这样假的人越多,会导致我们越来越无法分清谁是真是假。真正抑郁的人需要我们的爱,而不是在现在这样一个很多人动不动就说“其实我有抑郁症”“啊我好抑郁我要自杀”的世界里被渐渐无视。抑郁被人说多了,真假难辨。

愿上天善待每一个真正抑郁的人。

希望他们有一天可以走出来,笑成自己喜欢的样子。

还希望这世界上借抑郁来博取同情的虚荣的人少一点,我们付出的不值得的安慰和泪水也少一点。

小贱文青:

就算只是为了“我”,也请努力地活下去

悄悄归个档

媳妇的文,码住🌚👌

花无谢家的皋月月:

我这个暑假增粉速度还是ok的


8.27下午发了暑假大概是最后一篇文,开学了的话就会更新的像蜗牛一样慢吧


于是来归个档。大家方便看,千万别取关!!!


我最近在写的几类文:


请假条

今晚可能不能发车了(允悲
老子今天一天在干嘛啊。。。
上午中午刷手机,下午就没时间了。。。明天老弟生日我妈居然扯着我问这问那买啥啥。。。
不就过个五岁生日么。。。
街上逛了一圈回家后吃了饭就没时间了啊啊啊啊啊啊(哇的一生哭出来
明天上午买完蛋糕就来更!信我!
(严重懒癌晚期otz
tag也不打了。。。看不看到随缘。。。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(后续)
接上篇
连连轻微黑化
这样才刺♂激不是么(doge)
而荒只能看着眼前的肉,吃不到~
谁让我更喜欢连晴🌚
荒你的出生就是个美丽的错误(buni
去别的寮办找个好人家嫁了吧(bu
※正文奉上

一目连倏地抬头,一不小心就撞进了晴明的蓝瞳中。
一目连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颤颤巍巍地出声∶“晴明大人……你…说什么?”
晴明已经坐了起来,俯视着一目连。
一目连有种仰望神明的错觉。
“噗——”晴明忍俊不禁,摇了摇头,顺着床沿滑下去,也跪了下来。
“大人……”
晴明抱住了一目连,感觉到怀里人猛地一颤,安抚似的拍拍他的背。
“呐,以后就叫我晴明吧,我也喜欢你很久了,看来,我不是单相思啊。”
一目连手足无措,身后的龙早已化作灵力窜进他身体——一目连的心乱了。
“我…晴明大……晴明我……”一目连情窦初开,对这种事情简直就像不带山兔扛魂八——等死(呸。
这时,房门“唰——”得被打开。
“一目连!”是荒。
一目连灵力紊乱的那一刻,结界失效了。
晴明也呆在了那里。
“你在做什么!?晴明你没事吧?”
前一句是质问一目连的,后一句在对上晴明的蓝瞳时语气软了下来。
回过神的的一目连没有说话,把晴明扶了起来,检查好伤口没出血后才转身对上荒。
“不是叫你别进来么?”
“有吗?”荒仗着自己一米九,俯视着一目连,语气有些不客气。
“让你不要偷听,也包括不许进来的意思吧。”一目连慢条斯理地回话,全然不见刚才的半分凌乱。
“哼,要是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……等我满级了,斗技场一决胜负!”
一旁被忽略的晴明实在看不下去了,慢悠悠地走来,用自己的身躯阻挡了两个式神之间的杀气,却一时不知道要先和谁说话。
啊,我现在就已经不知道先给哪个娃喂奶了么……心累(。
晴明决定先安抚脾气不太好的荒,于是侧了身正面对着荒。
刚想说话,就被身后的暖意热得一激灵。
一目连从背后抱住了晴明。
“啊……”晴明拍了拍缠在腰上的手,“荒你先回自己那去,我和连是真的有事要说。”
在晴明看不见的地方,一目连的一只眼睛闪着幽光,继而看了看荒,表示胜利。
荒攥紧了拳头,可又不知道该往哪打,只能像泄了气的皮球,慢慢松开了拳头。
“……”平息了怒气,荒终于认输了,“那晴明你照顾好自己我走了。”
在跨出门槛之前,回头看一眼依旧抱着晴明的一目连,才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“连连,可以松手了吧。”再次轻拍腰间的手,晴明侧头问道。
“……不行。”
晴明没辙了,这个寮办是fong魔了吗??!
一个两个都ooc了好吗?!
拿出点敬业的气势来!!!
一目连看晴明不动了也不说话,把头埋在晴明颈窝里,垂下的发丝挠的晴明有些痒意。
“连连,别闹……!”
晴明被一目连反手一把摁在了床上。
一目连顺势亲了上去。
被吓到的晴明惊魂未定,嘴巴还没闭上,就被一目连趁虚而入。
唇齿相交,二人嘴间发出靡糜的水啧声。
再度缺氧的晴明眼神都开始迷离,一目连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。
“唔…哈啊…连……”
等到晴明清醒时,一目连已将他的领口扯到腰了。
“连……”晴明有些害怕地出声,眼里可这一切看在一目连眼里,就是赤果果的诱♂惑。
一目连垂下眼睫,咬上晴明的喉结。
触电般酥麻的异感传遍晴明全身,不由自主地把双手伸到一目连颈后,交叉。
一目连得到了晴明的回应,双唇来到了锁骨边。

——
咳咳后续是车,过两天写出来,不然lof会封🌚
突然刹车不好意思啊🌝
——

双七

【双七】这是一个平行世界里的双七,假使他们不是一个人
设定伍六七命不久矣,阿柒为爱而疯
咳咳,梗什么的,管他(doge

※正文奉上

“喝不喝?”柒俯视着坐在床上的伍六七,手中端着药碗。
事情发生在柒苏醒后。
不知什么原因,柒的人格被分离了出来,那只蓝鸡也没办法,问了神医,说是什么他们本就不是一人,只是长的一模一样。
可柒明白,他们两个除了性格之外就是一个人——因为世上不可能有两个人连指纹都一样。
而伍六七的病,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——无人知晓是什么病,只知道伍六七的身体一天比一天虚弱。
纵使是柒,也看不下去了。
“不喝…苦,太苦了。”伍六七想起那么多天喝下的药,弄得他连味觉都快没了。
“不喝?”柒轻笑,我自有方法让你喝。
“唔……!”伍六七泛白的嘴唇被堵住——柒直接把药用嘴给他渡了下去。
本能推开对方——可是伍六七太过虚弱,甚至连拳头都攥不紧。
等所有药物全被渡过去后,伍六七的眼眶已溢出泪水。
“……别哭,病好了,在一起吧。”柒放下冰冷的面具,幽红的瞳孔在一瞬间有了些许光泽。
伍六七看呆了。
什么意思……?
在一起?
伍六七从来不敢猜测以前的自己——不,是柒,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更不用说性取向。
在大保健那里他听说了柒的故事——为爱的女人背叛后重伤。
一个顶级刺客,会为了爱人重伤。
这是有多爱啊!
可现在为何……
“是时候,开始新的生活了。”柒的脸缓缓贴近。
直至嘴唇碰到伍六七的。
伍六七没做任何挣扎,许是早已做好准备。
即使命不久矣,那就把剩下的日子,好好过下去吧。
——
后续车走下章链接,明晚上七点发,最晚七点半
敬字
——
又拖晚了抱歉啊小可爱 @馄炖馅儿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(取名废x先发一半七夕发后半)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(轻微all晴)
重度ooc
好久没写了文笔退步(允悲

背景是翅膀还没硬的阿爸作死的去一个人扛魂八车,最后险些被大蛇捉去做禁♂脔(x),最后连连单盾暴死了大蛇(呸划掉)(反正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
※正文奉上

“姑姑我没事……不就是受了点伤嘛……”白发的阴阳师侧躺在在榻榻米上,对着姑获鸟撒娇道。
“…唉,大人,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……”姑获鸟无视自家阴阳师的撒娇,面无表情地抬起手中的碗,“这是惠比寿先生开的药方,混合了萤草的灵力,先喝了吧,否则明天一车狗粮都产不出来……”
晴明并不怕苦,在姑获鸟的自言自语中接过碗,“咕嘟咕嘟”地喝完,再拿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对方。
“姑姑……这事没惊动到大江山吧……”
“应该还没有,一目连大人在您的房间外设了结界,这里知道您受伤的式神也只有我,惠比寿先生,萤草……还有荒大人和一目连大人。”
晴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药汁呕出来。
“哈??!”荒怎么知道的?
姑获鸟一眼看出自家阴阳师大人的想法。
“那天回来后荒大人第一个跑过来…问清楚前因后果后直接……和一目连大人打了起来……”
“噗——”晴明这回也没吐出来。
但是……自家荒只是四星好吗?
一目连是他第一只ssr式神,早就六星满级了好伐……谁给了荒勇气啊……(作者∶小声bb梁静茹x
晴明翻身下床,挥挥手示意不用扶着后走出了屋子。
果然看到坐在走廊里轻抚着龙的一目连和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的荒。
阴阳师轻叹了口气,走过去。
“连,荒,你们又互掐什么啊?”
黑发的风神站了起来,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毯子披到晴明肩上。
晴明用手扯住了毯子,莞尔一笑,表示感谢,转而看向一边生闷气的荒。
阴阳师又轻叹一声:“唉,荒你是不是又误会了?那天是我不好,没带山兔就跑去扛魂八车,可你也不能怪连啊,我这大概算是作死…唉,好啦不开心的话,我抱抱?”
阴阳师本是开句玩笑,可下一秒欺身而上的温暖把他吓了一跳。
“……荒,不是,我是逗你玩er的啊……你真抱啊?”
再下一秒,二者皆感受到了来自一目连的冷气。
然而荒像是赌气似的,抱着晴明一时不松手了。
阴阳师看着空气中无形的火花,拍了拍荒的背∶“行了行了,抱够了就松开。”
“我不。”
……???!
今天荒是咋了?和连连打架伤到脑子了?怎么感觉智力好像……退化了……啥时候开始会撒娇(划掉)了?
识趣的姑获鸟早在一目连给晴明披毯子的时候就离开了。
阴阳师将目光投向风神。
“荒,松手。”
“凭什么?我干嘛要听你的?”
“凭我现在是晴明大人的近侍式神。”一目连的话成功让年轻的神之子败下阵来。
晴明趁机扯开荒的胳膊。
在神之子的眼皮底下牵着风神的手进了屋。
“荒不可以偷听啊。”关上门之前阴阳师还留下了一句话。
只剩荒一人站在走廊里满脑袋井字(。
就算荒想偷听,也听不了——一目连的结界可不是吹(。
屋内
“连连,这事暂时不要透露出去,等我好了再说,对了,明天去魂六吧,我不在的话不放心你们。”
一目连仅剩的一只眼望着晴明。
唉,这个阴阳师,太过于善良,自己受了伤都不让式神听到,要知道,那天晴明受的伤可不止皮外伤,还有大蛇倒下之前打入阴阳师体内的那股力量,究竟是什么……可目前来看,晴明并没有显出特别的情况,全身伤的最重的地方,也只是腹部被开了个口(敌方茨木干的。
大概是我多虑了吧。
“连连?”阴阳师看着发呆的式神,又叫了一声。
“是……不过,晴明大人,现在您最需要的是休息,这些事物都交由我们来办吧,您不必操心,安心养伤吧。”
阴阳师乖巧地点了点头,在一目连的搀扶下重新躺回了床上。
“嗯……连连,你坐在我身边行不……”
还未等阴阳师说完,一目连便一声应下,单膝跪地。
“是。”
“唉不是,坐着就行了……”剩下的话全在一目连坚决的目光中被吓回了肚子里。
“守护晴明大人,尽我毕生余力。”
阴阳师∶不是这个阴阳寮怎么了一个两个突然都不正常了,一个会撒娇了一个会中二了(。
阴阳师迷蒙的双眼顿时又被吓得“神采奕奕”(呸)。
“ummmm……好吧那……我先睡了,要是连连累了就坐着,或者躺着……不对……咳咳算了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吧……”其余的话早就如蚊虫轻哼——晴明就这么睡着了。
受伤的晴明皮肤更白了——一目连这样想着。
许久未出声的龙蹭了蹭一目连的脸颊。
一目连抚摸着龙角,喃喃自语∶“你说,如果现在我亲一下晴明大人的话,会不会被发现?”
龙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一目连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一目连感知到门外的荒已经离去,大概是找什么发泄怒气去了。
一目连改为双膝跪地,慢慢地挪到晴明床前,注视着白发的阴阳师,目光虔诚又深邃。
一目连一点点地俯下身,怕惊动床上的晴明,一目连将一只手臂撑在床沿,另一只手把垂下的黑发绕道耳后,像是下定了决心,轻阖上眼。
嘴唇触到了阴阳师的,一目连的眼睛倏地睁开。
许是过长的眼睫扫到了对方的脸,晴明的羽睫轻颤——好像要醒了。
一目连没有离开——到嘴的媳妇,差点被抢了,TM再怂我就不姓一目!
一目连的吻更加用力了。
阴阳师彻底醒了,朦胧的眼在看清眼前放大的脸时被吓得瞪大。
本能地想推开对方。
可一目连早就想到晴明会挣扎,一把抓住了晴明的双手,在不牵扯到腹部外伤的情况下,继续攻略城池。
两三秒过去了,阴阳师终于反应过来可以咬对方,可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啊(呸
于是,本想张嘴咬对方就成了对方趁机把舌头滑进了自己的口腔。
刚进来时,舌头有些笨拙,只会一个劲的舔舐晴明的牙槽,没过几秒,一目连就掌握了技巧,四处搜刮着晴明的口腔。
“唔……”唾液律动,晶莹自晴明的唇边滑下,落入他的白发中。
双方都有些缺氧。
可一目连是妖,肺活量真的不是常人可比。
一会儿晴明就被弄得眼闪泪花。
看到阴阳师眼中自己的那刻,一目连像是被惊醒一样,终于放开了晴明。
“晴明大人我……”一目连再次跪了回去。
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晴明开口∶“一目连你——”
一目连绷紧了身躯,以为阴阳师会发怒。
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如五雷轰顶直接把他劈了个外焦里嫩。
“也喜欢我吗?”

这是我成为pp死忠粉的开始
pp真好啊

Veo:

追镇魂的开始…

玄学(点梗

最近很急啊,mmp我痒痒鼠小号奔三了没一只ssr
肯定不是我脸黑🌚
所以相信玄学,准备写文……
大半年了该码字了x
好了要看什么梗
先说好了cp
all晴明,1v1也行但右边得是阿爸(露出姨妈笑
可以开自行车
但是不要妄想超音速汽车x
点梗吧
七夕前奉上香喷喷的更新
我保证(超小声bb
占tag致歉QwQ

七夕福利(预告

那什么,我最近确实咸的一批
但是我好dei还是个写手(小声bb∶虽然很垃圾
咳咳,什么都不说了,最近刺客伍六七真的挺火,我觉得也超好看的,特别是姜丝er的曾志伟式公鸭嗓!
扑街啊!
猴赛雷诶——
咳咳
拉回正题,其实就是手痒了,想开车(超小声bb
七夕是哪天来着(抱头乱窜x
占tag致歉
七夕奉上福利
敬字

这就是课代表(bushi)

性感统帅在线Rap:

全是玩梗,全是玩梗,全是玩梗!!!!
不要跟精神病人讲道理!!!!!!!!!!!!!!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