权音久-是魂吹啊

一个二逼cv,偶尔写文,不定期更新,关注点赞随缘
吃的cp很多,写的很少,除非点文,其余更新随缘
男神
阿杰729,小魂
cp
@皋月
女人
楚慈,江停,普瑞斯特女士
↑以上均为底线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(取名废x先发一半七夕发后半)

【三龙组】听一只妖讲神的过去(轻微all晴)
重度ooc
好久没写了文笔退步(允悲

背景是翅膀还没硬的阿爸作死的去一个人扛魂八车,最后险些被大蛇捉去做禁♂脔(x),最后连连单盾暴死了大蛇(呸划掉)(反正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。

※正文奉上

“姑姑我没事……不就是受了点伤嘛……”白发的阴阳师侧躺在在榻榻米上,对着姑获鸟撒娇道。
“…唉,大人,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……”姑获鸟无视自家阴阳师的撒娇,面无表情地抬起手中的碗,“这是惠比寿先生开的药方,混合了萤草的灵力,先喝了吧,否则明天一车狗粮都产不出来……”
晴明并不怕苦,在姑获鸟的自言自语中接过碗,“咕嘟咕嘟”地喝完,再拿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对方。
“姑姑……这事没惊动到大江山吧……”
“应该还没有,一目连大人在您的房间外设了结界,这里知道您受伤的式神也只有我,惠比寿先生,萤草……还有荒大人和一目连大人。”
晴明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差点把刚喝下去的药汁呕出来。
“哈??!”荒怎么知道的?
姑获鸟一眼看出自家阴阳师大人的想法。
“那天回来后荒大人第一个跑过来…问清楚前因后果后直接……和一目连大人打了起来……”
“噗——”晴明这回也没吐出来。
但是……自家荒只是四星好吗?
一目连是他第一只ssr式神,早就六星满级了好伐……谁给了荒勇气啊……(作者∶小声bb梁静茹x
晴明翻身下床,挥挥手示意不用扶着后走出了屋子。
果然看到坐在走廊里轻抚着龙的一目连和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的荒。
阴阳师轻叹了口气,走过去。
“连,荒,你们又互掐什么啊?”
黑发的风神站了起来,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毯子披到晴明肩上。
晴明用手扯住了毯子,莞尔一笑,表示感谢,转而看向一边生闷气的荒。
阴阳师又轻叹一声:“唉,荒你是不是又误会了?那天是我不好,没带山兔就跑去扛魂八车,可你也不能怪连啊,我这大概算是作死…唉,好啦不开心的话,我抱抱?”
阴阳师本是开句玩笑,可下一秒欺身而上的温暖把他吓了一跳。
“……荒,不是,我是逗你玩er的啊……你真抱啊?”
再下一秒,二者皆感受到了来自一目连的冷气。
然而荒像是赌气似的,抱着晴明一时不松手了。
阴阳师看着空气中无形的火花,拍了拍荒的背∶“行了行了,抱够了就松开。”
“我不。”
……???!
今天荒是咋了?和连连打架伤到脑子了?怎么感觉智力好像……退化了……啥时候开始会撒娇(划掉)了?
识趣的姑获鸟早在一目连给晴明披毯子的时候就离开了。
阴阳师将目光投向风神。
“荒,松手。”
“凭什么?我干嘛要听你的?”
“凭我现在是晴明大人的近侍式神。”一目连的话成功让年轻的神之子败下阵来。
晴明趁机扯开荒的胳膊。
在神之子的眼皮底下牵着风神的手进了屋。
“荒不可以偷听啊。”关上门之前阴阳师还留下了一句话。
只剩荒一人站在走廊里满脑袋井字(。
就算荒想偷听,也听不了——一目连的结界可不是吹(。
屋内
“连连,这事暂时不要透露出去,等我好了再说,对了,明天去魂六吧,我不在的话不放心你们。”
一目连仅剩的一只眼望着晴明。
唉,这个阴阳师,太过于善良,自己受了伤都不让式神听到,要知道,那天晴明受的伤可不止皮外伤,还有大蛇倒下之前打入阴阳师体内的那股力量,究竟是什么……可目前来看,晴明并没有显出特别的情况,全身伤的最重的地方,也只是腹部被开了个口(敌方茨木干的。
大概是我多虑了吧。
“连连?”阴阳师看着发呆的式神,又叫了一声。
“是……不过,晴明大人,现在您最需要的是休息,这些事物都交由我们来办吧,您不必操心,安心养伤吧。”
阴阳师乖巧地点了点头,在一目连的搀扶下重新躺回了床上。
“嗯……连连,你坐在我身边行不……”
还未等阴阳师说完,一目连便一声应下,单膝跪地。
“是。”
“唉不是,坐着就行了……”剩下的话全在一目连坚决的目光中被吓回了肚子里。
“守护晴明大人,尽我毕生余力。”
阴阳师∶不是这个阴阳寮怎么了一个两个突然都不正常了,一个会撒娇了一个会中二了(。
阴阳师迷蒙的双眼顿时又被吓得“神采奕奕”(呸)。
“ummmm……好吧那……我先睡了,要是连连累了就坐着,或者躺着……不对……咳咳算了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吧……”其余的话早就如蚊虫轻哼——晴明就这么睡着了。
受伤的晴明皮肤更白了——一目连这样想着。
许久未出声的龙蹭了蹭一目连的脸颊。
一目连抚摸着龙角,喃喃自语∶“你说,如果现在我亲一下晴明大人的话,会不会被发现?”
龙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一目连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一目连感知到门外的荒已经离去,大概是找什么发泄怒气去了。
一目连改为双膝跪地,慢慢地挪到晴明床前,注视着白发的阴阳师,目光虔诚又深邃。
一目连一点点地俯下身,怕惊动床上的晴明,一目连将一只手臂撑在床沿,另一只手把垂下的黑发绕道耳后,像是下定了决心,轻阖上眼。
嘴唇触到了阴阳师的,一目连的眼睛倏地睁开。
许是过长的眼睫扫到了对方的脸,晴明的羽睫轻颤——好像要醒了。
一目连没有离开——到嘴的媳妇,差点被抢了,TM再怂我就不姓一目!
一目连的吻更加用力了。
阴阳师彻底醒了,朦胧的眼在看清眼前放大的脸时被吓得瞪大。
本能地想推开对方。
可一目连早就想到晴明会挣扎,一把抓住了晴明的双手,在不牵扯到腹部外伤的情况下,继续攻略城池。
两三秒过去了,阴阳师终于反应过来可以咬对方,可良心不允许他这么做啊(呸
于是,本想张嘴咬对方就成了对方趁机把舌头滑进了自己的口腔。
刚进来时,舌头有些笨拙,只会一个劲的舔舐晴明的牙槽,没过几秒,一目连就掌握了技巧,四处搜刮着晴明的口腔。
“唔……”唾液律动,晶莹自晴明的唇边滑下,落入他的白发中。
双方都有些缺氧。
可一目连是妖,肺活量真的不是常人可比。
一会儿晴明就被弄得眼闪泪花。
看到阴阳师眼中自己的那刻,一目连像是被惊醒一样,终于放开了晴明。
“晴明大人我……”一目连再次跪了回去。
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晴明开口∶“一目连你——”
一目连绷紧了身躯,以为阴阳师会发怒。
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如五雷轰顶直接把他劈了个外焦里嫩。
“也喜欢我吗?”